中日戰爭
定價NT$16,000
特價NT$9,600
兩套以上請來電詢問
郵局劃撥帳號:19933447
戶名:卓越文化工作室陳君天
國外客戶可匯款
需自付運費及手續費

「一寸山河一寸血」(第五版)

中日戰爭

2007年9月9日~2008年3月23日,每週日晚上8:00~9:00 TVBS播出

「中日戰爭」這個名字看起來雖然不夠炫,但四平八穩,很符合那個時代,也適合這個時代,(避免被嗆誰的「山河」,這的「血」,關我屁事)。
取「中日戰爭」其實還蠻有道理的,為了講這個道理,在節目之後,我們有一段黑底白字的「引子」,它是這麼寫的:


在近代史中,中日有過兩次戰爭
第一次,在1894年,大清帝國戰敗。
於1895年割讓了台灣、澎湖。
第二次
中華民國於1945年贏得最後勝利。
要回來台灣、澎湖。
我們的故事便是忠實的紀錄
這兩次戰爭的曲折與悲壯
尤其是關鍵的最後八年。
雖然,1945年後,我們又過了一串風風雨雨的日子
雖然,爾今爾後我們有權主宰自己的去路,
但都不能改變那兩次戰爭的實然存在。
因為,它們仍影響著我們
如同今日,我們的所作所為
將影響我們的子子孫孫一樣。


單看這一段「序言」,相信大多讀者都會直覺的認為,這是一個值得一做,值得一播,值得一看的節目,但事實上卻非如此。
今年6月,我們前前後後向許多電視台推荐這套紀錄片,因為七月七日是「盧溝橋事變」七十周年紀念日,「七七七十」對全華人而言,是多麼值得紀念的日子?!但我們得到的回音不是「時機不對」就是「經費沒有」。什麼叫「時機不對」呢,就對岸說,他們打開始就沒有承認過「國民黨抗戰」這回事,2005年雖然胡錦濤公開說「國民黨在對日抗戰主戰場上功績應予肯定……」,但要現在就播出「台製」的抗日紀錄片,「時機」還真的沒成熟。那麼台灣呢?為了選舉,綠營掀起了一波「汎去中國」浪潮,不問青紅皂白是「中國」就仇視,你能解釋什麼?那麼藍的呢?畢竟勝選重要,這種敏感的話題,還是少碰為妙,所謂「歷史包袱」能甩就甩吧!對不起。當然,也有好心人會回一封函:「在如此時機之下(又是時機)還有人製作這種節目,實在令人感動與敬佩,但囿於現實環境,愛莫能助,深表遺憾!……」
至於一些願意播出的台,也為了這種「時機」,實在沒道理花錢購買這類節目來播,因此也謝絕了。
六月過完了,眼睜睜地看「七七七十」就此泡湯,心裡難免鬱卒,一個為全華人嘔心瀝血製作的節目,竟然在十多億華人的兩岸播不出去!我們能說什麼?更吊詭的是,就算說了什麼又能「什麼」?
在台灣住了五六十年,還是一個「外省ㄟ!」碰到政客鼓動,還可能淪為要滾回去的「中國豬」,但真的滾了回去,人家又把你視為「呆胞」,如此兩面不是人的尷尬,其實早已看開、豁達了。只因為「堵」著了,嘸你嘜按怎?
要怨這個時代,倒不如去問問誰要你生在這個時代?這個「時代」是怎麼來的呢?說穿了還不是那兩次中日戰爭。不是嗎?
照這麼講,製作「中日戰爭」的我們似乎更應該瞭解這兩次戰爭所衍生的影響,黯然接受,歷史本來就是這樣延伸著的,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前人砍樹後人遭殃。想到這裡,七月初的日子,至少比較好過些。
但心情放鬆並不代表現實問題解決,而當時「一寸河山一寸血」的修訂工作才進行三分之一,接下來要怎麼走呢?那沉重的問號,真叫「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七月六日,節目播不出的消息竟然見報了,而且登在第二版,雖然心裡想這種新聞不會有人注意,但還是有點喜悅和驚訝!喜悅不用多說,驚訝則是發現這種時機竟然還有這種記者和這種編輯!果真「德不孤,必有鄰」乎?有沒有搞錯?!但無論如何當天晚上,還是把自己裹在阿Q式軟綿綿的迷幻中,甜甜睡去。
七月中旬,奇跡出現了!大概是一個星期二的下午,突然接到偉忠的電話,我們兩個人這輩子假如通過電話,那麼,上一次肯定是在轉盤撥號碼的時代,但這次我的話筒卻是在「0910」上,「…報紙我看到了,他X的,還不就是錢嘛,您別操心,我來想辦法解決,明天下午您有空嗎?……那我來看您……」是真的王偉忠,因為說話帶三字經。是凡跟偉忠熟悉,哥兒們的人都知道,假如不帶三字經,那肯定不是王偉忠真正要說的話,因為他是把三字經說得最真摯、最傳神、最有品味的一個人。
在電視圈,偉忠對我很客氣,常以老師相稱,其實我們之間一點師弟關係都沒有,假如有,那便是我的頭髮比較白,先入行了幾年而己,有人說我們這一行很惡質,很冷漠,但我認為,還是有些人的調調裡,仍然帶著那麼點梨園氣,尊重輩份,有欣賞他人的雅量等等,這本來是優美的行業文化,只可惜已經凋落了許久,當你一旦又碰觸到它時,反而難免一陣陌生的顫動,這種感覺足以用來解釋什麼叫惺惺相惜,但卻不能解決在我們這個世界裡的現實問題,至少,我放下手機時是這麼想的。
第二天,偉忠果真來了,他開門見山問我,到底要多少經費才能把整個工作完成,我將當初開給電視台的,最刻苦樽節,清可見底的數字告訴了他,他看了我一眼,很快就滿口答應,「給我一個月時間來搞定。」在許多看不慣的他X的之後,臨走他很肯定的說。
在過去的十年間,我談過三次還蠻像樣的案子,每個案子都成熟到行將簽約的階段,結果對方都「及時」調差了,其中兩位是節目部經理,一位還是總經理。我發現自己真是個掃把,要不然怎麼會這麼湊巧,所以,後來再不跟人談案子,免得連累別人。有人怨嘆「煮熟的鴨子飛了!」而我卻算不清飛走過幾隻烤鴨。由於這一串訝異與失落,使我學會保護自己,除非案子做完,否則都不把它當真的,因為,中途變卦的事,對我一點也不新鮮,所以。那天下午,對偉忠的肯定,我也抱著同樣的「戒心」,雖然我知道他的肯定很肯定。
但有一件事更為肯定,那便是我必需收拾起紊亂的思緒,回到剪輯台上去,「一個製作人,不遺餘力的把節目做好,永遠都不致落空」這是余致力電視工作凡四十年的心得。
八月,偉忠又來看我,跟我講了個故事:「因為現在事情已經搞定了,我才把這個故事告訴你,從頭到尾,其實我只是個跑腿的……」他說有一個很有錢的人,在報紙上看到了我的報導,很想幫助我,因為不熟,才找到他,他很他X的高興能為我做這件事,當時的我實在感動莫名。「請你把銀行戶頭號碼給我,你只要寫封信交給我,謝謝出資幫你的這個人,至於他是誰並不重要,我替你轉交好了。還有嘛,再幫你聯繫播出台……不用謝我,真的不用,這是我樂意做的事。」他很快樂的跟我說了再見。
那個禮拜,錢進了戶頭,不久播出台也敲定了。
長久以來吊在心頭的那個「桶子」終於放下,現在完工有望,就看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了,照講,如此驚喜的轉折與結果,應該開心才對,事實上它也帶來焦燥與不安,因為在整個播出過程的促成中,我不敢辜負的人太多了,偉忠姑且不提,他畢竟是圈內人,體會過行業的苦處,但那位願意去寫如此冷門「新聞」的媒體記者,那位心頭仍扣著歷史厚重的編輯先生,還有,那位富有的人。
也許,他們之所為,就像行舟江上,過了就過了,已不再留下什麼痕跡,但對於我卻在相形之下感到深重的慚愧,自以為是的「經驗」,透過歲月的沉澱,形成一塊又一塊死硬的磚塊,這些磚塊在人我之間砌起一道高高的牆,使那光和熱都無法透過,而牆這邊的你卻不斷埋怨人間的冷漠無情。
沒多久,就是中秋節了,我買了兩箱文旦送給偉忠,並且附上一封信,信,是這麼寫的:
「偉忠老隸:這一輩子,我從未送過禮,年輕時,自以為很屌,送什麼禮,現在才曉得情意也需要借媒體來傳遞。
記得二十多年前,你在華視做七點檔,大概是首播的第二天下午,我在台視,隔巷,三傑大樓樓下,珍密咖啡廳門口,看到你和葛福鴻從八德路走過來,我迎上前一步,很高興的誇你們昨晚播出很成功,還說成功在哪裡哪裡,一時間,你們倆突然愣住了,至少有十秒鐘,葛福鴻才把手中那一袋從8巷口買來的烤地瓜塞給我,嘴裡不斷說:「大哥,謝謝,謝謝……」今天,我用文旦回饋二十多年前的地瓜,同樣代表了不知道該怎麼謝的一番情意。」
 
「一寸山河一寸血」第五版「中日戰爭」目前還在播,假如您有空不妨看看,畢竟,他的播出是如此曲折。

「 中日戰爭」目錄

第一集  重返盧溝橋
第二集  人為刀俎
第三集  四十年長跑
第四集  槍桿子與政權
第五集  安內?攘外?
第六集 焚風滿樓
第七集 乾坤一變
第八集 最後關頭
第九集 淞滬會戰(上)
第十集 淞滬會戰(下)
第十一集 南京保衛戰
第十二集 南京屠城
第十三集 喋血長空
第十四集 破釜沉舟
第十五集 徐州會戰(上)
第十六集 徐州會戰(下)(血戰台兒莊)
第十七集 大遷徙
第十八集 武漢會戰
第十九集 另一個戰場
第廿十集 烽火桃李刼

第廿一集 中期抗戰
第廿二集 烽煙再起
第廿三集 長沙會戰
第廿四集 禍從天上來
第廿五集 從北風中出擊
第廿六集 突出封鎖線
第廿七集 火拼大江中游
第廿八集 赤手空拳
第廿九集 疾風迅雷游擊戰
第三十集 血染的歷史
第卅一集 死亡工廠七三一
第卅二集 苦撐待變
第卅三集 悲情、豪情
第卅四集 一狼、二虎、四強
第卅五集 蔣夫人與抗戰
第卅六集 長夜漫漫
第卅七集 鬼哭神號守衡陽
第卅八集 山窮水盡
第卅九集 最後的堅持
第四十集 天亮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