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   搜尋   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 
-|卓|越|文|化|-討論區 首頁»產品討論區-大決戰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東方紅



註冊時間: 2008-02-05
文章: 5
來自: 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特別行政區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三月 14, 2008 6:56 pm    文章主題: 中日問題直到今日仍然暗潮洶湧... 引言回覆

中日兩國自有歷史記載以來,已經發生過五次戰爭...


第一次中日戰爭

公元663年(唐龍朔三年、日本天智二年、新羅文武王三年)8月在朝鮮半島西南部爆發的白江口戰役。起因於659年時,百濟進攻新羅,新羅向唐朝求援,唐高宗派蘇定方率軍13萬大軍遠征百濟,新羅以5萬精兵接應,唐、新羅聯軍迅速擊潰了百濟,俘虜了百濟國王義慈。義慈王的次子福信收集殘部,企圖復國,於660年向日本(倭國)求助。

662年,日本組織大量戰備物資援助百濟,5月,援百濟將軍阿曇比邏夫率170艘船師抵達百濟。663年8月,日本又派盧原君率援軍萬餘,渡海趕赴白江口。同時,唐、新羅聯軍決定進攻百濟豐璋王所在的周留城,由唐將劉仁願、劉仁師及新羅王金法敏率陸軍進擊,由唐將劉仁軌、杜爽、百濟降將扶餘隆等率水軍,從熊津江前往錦江下游的白江口,與陸軍配合,夾擊周留城。

8月13日,豐璋王為迎接日本援軍,率水軍候於白江口,17日時唐、新羅的水軍和日本船師同時抵達,兩軍交戰。當時日本大小戰船有400餘艘,唐、新羅聯軍只有170艘,動員兵力唐新聯軍也處在劣勢,在三回合較量中,雙方未取得決定性戰果,到18日,兩軍第四次合戰,由於日、百濟輕敵高估了已方優勢,輕視唐新聯軍的實力,盲目拚殺,結果大敗,400餘艘戰船被焚,日軍兵卒大多溺死,殘軍投降,百濟國滅亡。

白江口海戰中國勝利後,當時唐朝繼續對高句麗用兵,因此無暇懲罰倭國(日本)與百濟聯合與唐朝發生戰爭的行為,唐朝始終與當時的倭國保持外交上聯繫,但密切程度已經低於聖德太子起至孝德天皇這段期間,日本與中國隋唐兩朝的和睦友好關係。另一方面日本由於始終擔心唐朝會對其派兵,同樣未能主動發起更大規模的與唐朝修繕和睦的外交聯繫,這一切直到日本天武天皇登基後才完全起了重大改變。

日本在白江口海戰敗於中國之後,更激發了向唐朝學習的熱情,開始派遣規模更大、次數更多的遣唐使,中日兩國歷史上最友好和文化交流最密切的時期終於開啟,直至公元894年日本片面結束了派遣使者朝貢,才結束了中日兩國在曆史上第一次真正友好的時期。

白江口之戰的慘敗,讓日本意識到自己的實力尚不足以與中國抗衡,於是此後的幾百年間,他們一直與中國修好,並派遣十幾批「遣唐使」,全面學習中國先進的文化和政治、經濟領域的先進經驗和技術,而其國內了經歷了天皇集權、攝關統治(由權臣擔任攝政、關白,實際掌權)、院政(由天皇讓位於子弟,自己稱「上皇」、「法皇」,實際仍行使政治權利)、戰國大名紛爭等時期,中日的和平一直延續了900餘年,其間中國被蒙古人入侵改為元朝,但和平基本上被維持著,直到豐臣秀吉統一了日本。

中日白江口之役一戰,創建了全新的東亞朝鮮半島新的和平秩序,以及日本方面經戰爭失敗後檢討而對中國尊敬進而大化改革的雙重影響。


第二次中日戰爭

公元1274年與1281年(元十一、十八年,日本天皇文永十一、弘安四年)元朝及高麗入侵日本之戰。

公元1270年,中國元朝派使節第五次到達日本,傳達了蒙古大汗(蒙古語尊稱薛禪可汗 Sečen Qaγan)忽必烈的旨意:「如果日本不向蒙古朝貢,蒙古人即將出兵。」當時18歲的日本執政者北條時宗(1251~1284)堅決拒絕這一要求,並壓制了國內其他的妥協聲音,下令西國的守護和地頭準備防禦元軍入侵。忽必烈聞此訊後,忍受不住五次遣使、五次被日方拒絕的憤怒與恥辱,他不顧當時元朝與前朝南宋激戰還在征戰,下令準備軍隊 、船隻、糧餉,向日本發起戰爭攻勢。日本軍隊也在北條時宗的命令下嚴陣以待。

公元1274年,忽必烈命風州經略使忻都、高麗軍民總管洪茶立,以千料舟、拔都魯輕疾舟、汲水小舟各三百,共九百艘,載士卒一萬五千,期以七月征日本。為此高麗人、漢人被迫造船、運糧餉,充當兵源,他們深受其害。但忽必烈執意攻打日本,「冬十月,入其國,而官軍不整,又矢盡,惟虜驚四境而歸」。其實元朝軍隊僅僅在戰爭開始階段取得了一些戰果。以後便屢戰屢敗。

儘管日本人的武器無法與蒙古人的長距離武器相匹敵,他們的指揮官也不如久經戰場考驗的蒙古軍隊領袖那樣有經驗,但他們擅長於面對面的持久戰,另一方便氣候似乎也幫助日方,中日戰爭過程中突然降臨的強大颱風使蒙古軍隊和船艦在退往大海中時損失慘重,元軍不得不無功撤退。蒙古人第一次東征日本以失敗告終。這失敗在蒙古興起後的各種戰爭史中極其罕見。蒙古人戰無不勝的神話不敵變幻莫測的海象而破滅。

忽必烈聽到征服日本失敗的消息後,感到非常震驚,再次派遣重要使者攜書前往日本,並以強硬的態度要求日本納貢,否則再將訴諸於武力。但日本仍然拒絕了元朝統治者的要求並處死了使節。忽必烈與他的祖父成吉思汗一樣,決心不惜一切代價要懲罰日本,他一方面招募軍隊、籌集資金;另一方面遣使要求日本迅速朝貢,否則元軍將至。北條時宗一再悍然拒絕要求,並積極策劃遠征高麗企圖控制來自朝鮮半島陸路上威脅。


忽必烈在忍無可忍情況下,在公元1281年(元十八年)以日本殺中國使臣為由,結集南宋新投降的十萬人組成一支浩大軍隊遠征日本。兵分兩路:洪茶丘、忻都率蒙古、高麗、漢軍四萬,從高麗渡海;阿塔海、範文虎、李庭率新附軍乘海船九千艘,從慶元、定海啟航攻日。

元朝的二路大軍約定六月以前會師於壹岐島及平壹島。高麗國王也為元朝提供了一萬名軍隊,1500名水手,900只戰船和大批補給糧食。然而,人數多、輜重多的中國軍隊行動遲緩,沒有按預定時間 與東路軍會合,東路軍在等待無望的情況下,從合浦出發,侵襲日本對馬、一岐兩島後,進抵築前志賀島登陸。日本守軍已有前次抗擊蒙古大軍的經驗,他們在箱崎、今津等外沿岸構築防禦工事,並以精銳部隊開進志賀島(志賀島與九州之間有陸路可通),與東征元軍進行了激烈戰鬥。」元軍戰敗,退至鷹島、對馬、一岐、長門等地,與姍姍來遲的江南軍會合。

然而會合後的元軍不但不積極進攻,反而因高麗、漢、蒙古統率之間的矛盾而不能協調作戰。這樣,蒙古軍在毫無蔭蔽的前提下,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中日兩方對峙達兩個月之久,蒙古軍隊無法取得勝利。兩個月之後,既8月15~16日,又是一場巨大的颱風襲擊了日本海岸,在此次颱風襲擊下,蒙古東路軍損失三分之一兵力,江南軍損失超過一半,一些靠近海岸的士兵被日本人屠殺或溺死。漢文史料也記載到,由於元軍戰船「縛艦為城」,因而在「波如山」的颱風襲擊下「震撼擊撞,舟壞且盡。軍士號呼溺死海中如麻。」統率範文虎臨陣敗逃,「獨帆走高麗」。蒙古人第二次東征日本又以慘敗而告終。


盛怒下的忽必烈不但不記取失敗教訓,反而於1283年再次命令南方商人和東北女真人為他出征日本建造船隻、高麗人為他提供糧食。但由於國內 經濟形勢每況愈下,忽必烈終於在公元1286年屈服於主客觀環境的現實困境,放棄了對日本的戰爭。至此,中國與日本的軍事衝突關係以元朝的失敗而暫時劃下休止符。

忽必烈侵日失敗代表著當時具有最高軍事組織能力和技術水平的蒙古軍事力量、完全不適應與大陸作戰迴然不同的海上登陸作戰,而事實上,在與蒙古軍隊對陣過程中,日本武士力量也同樣沒有真正的軍事優勢,其勝利是由於入侵蒙古所進行的跨海登陸作戰,本身其為複雜,要依靠大量的當時尚未被人類知識所掌握的技術、諸如對颱風天氣的預報和多波次登陸作戰等。事實上蒙古軍隊在所有無法展開其擅長騎兵優勢的戰場、如安南、爪哇、和高麗都遭遇了重大失敗,這也是蒙古擴張力量由盛到衰的必然過程。


從東亞洲體系的角度綜觀,蒙古軍侵日的失敗,使日本始終游離於東亞大陸體系歷史交融之外,並置身於外蓄積國力保持著日後入侵東亞陸路的軍事力量,蒙古入侵失敗後,沒有多久便很快發生了日本對中國大陸和朝鮮半島的入侵。在在都驗證了忽必烈當時為何必須要全面征服日本,以消除日本對蒙古元帝國東北海域秩序的威脅。而元朝在中國歷史上的快速衰弱,使其試圖建立由大陸主導的東亞統一帝國版圖未臻完成,而游離在中國穩定內陸秩序外的日本,憑藉著隔著海上天然屏障而偏安,從近代歷史而言最終證明了日本仍是中國的心腹大患。


第三次中日戰爭

公元1592年、1597年(明萬曆十九年,萬曆二十五年,日天皇文祿元年,慶長三年)明朝出兵援助朝鮮對日本豐臣秀吉之戰。

在日本的對外軍事擴張歷程中,替日本對大陸野心定下所有的基調,以至於影響了日本後代的歷史,直至今天豐臣秀吉仍被認為是日本歷史上最偉大人物,因為他是日本人歷史上最具有侵略野心的政治人物。要理解近代日本對外擴張的瘋狂和其基本理念,只要研究豐臣秀吉的背景就能一目瞭然。

豐臣秀吉(1536~1598年),原在日本戰國大名(日本「戰國」封建時代 勢力強大的諸侯)織田信長底下當將軍,因屢建戰功,漸受重用,1573年被擢升為大名。初名木下籐吉郎,1558年改姓羽柴氏,1582年織田信長被家臣襲擊,被逼自殺身亡,豐臣秀吉代之而起。1586年擁立「後陽成天皇」,自己測冠以「豐臣」。1585年任關白(相當於「御前第一大臣」),1586年任太政大臣(相當於「太攝政」王),1590年完成日本全國統一。1591年將職位讓給其養子豐臣秀次,自稱「太閣」(相當於「國老」),改而專事「海事征討」大戰略及計劃擬定與實施。

豐臣秀吉以武力統一了戰國時代大名紛爭的日本後,好大喜功自感國力增強,迫不及待地發動對中國的戰爭。早在戰國紛爭階段,他奉命征伐時,就說過「圖朝鮮,窺視中華,此乃臣之素志」;又於1585年時說:「如今為已征服全日本,地位晉陞,鄰國在握,財富充裕,已無他求。唯望自己的名聲和權勢遺留後世。待日本諸事穩定後,將讓日本於兄弟,自己為征服朝鮮和中華,決意渡海」。1587年他在給愛妾淺野氏的信中說:「在我生存之年,誓將唐(明)之領土納入我之版圖」。

公元1590年他致信朝鮮國王,要求借道進攻中國,遭拒絕後,他於1591年把關白職位讓給養子豐臣秀次,自稱「太閣」,在松浦郡建造名護屋城,作為作戰大本營。1592年4月出兵朝鮮,豐臣秀吉宣稱官次戰爭不是對朝鮮而是對中國,朝鮮只是路過,這從5月18日發佈的遷都北京準備令裡也有體現,該命令中只公佈了中國和日本的官職,對朝鮮未做安排。豐臣秀吉認為兩年內就可以遷都中國的北京,自己將定居寧波,然後再計畫主持對印度的征服。

日本出兵朝鮮後,豐臣秀吉坐鎮名護屋為統帥,宇喜多秀家擔任前線總指揮,黑田長政、小西行長和加籐清正兵分三路進擊,並迅速攻佔朝鮮京城和大片國土,但由於其海戰能力弱,被朝鮮將領李舜臣通過兩次海戰,殲滅了日軍精銳部隊,致使日本陸軍的北進受到牽制。明朝政府派遣的援軍李如松部近5萬人與朝鮮軍隊配合,相繼收復失地,日軍退縮,豐臣秀吉提出議和,日本第一次主動對外戰爭暫告結束。

由於豐臣秀吉無法滿足於當時明朝在華夷體系內預留給日本的附庸國地位,此後兩年多的中日雙邊和談最終失敗。公元1597年1月,日軍再次進攻中國,黑田長政在稷山被明朝軍隊擊敗,海軍也被李舜臣在鳴梁海面重創,明朝援軍繼續入朝,進擊加籐清正和小西行長部隊。1598年8月18日豐臣秀吉憂鬱而死,日本撤軍,到12月全部撤出朝鮮半島,日本侵朝再度徹底失敗。


另一位日本封建領主德川家康取代了豐臣秀吉的政治勢力,建立統一的日本戶幕府。他檢討了日本侵略戰爭的失敗,意識到與中國作戰的時機尚不成熟,於是江戶幕府馬上又採取對中國表面上睦鄰友好的政策,直到明治維新後,中日間又進行了長達半個世紀的第四次中日戰爭。

豐臣秀吉在日本歷史上,被認為是將日本從各地大名統治中統一起來、建立事實上的全國統一封建軍事政權蘺藩體制的締造者,因此在日本歷史上自有其應有的歷史地位。但在東亞視野之內,豐臣秀吉是對當時的以中國為中心、包括朝鮮在內的亞洲天朝禮治體系的挑戰者,企圖帶領日本從東亞邊緣地帶出發,經過統治和奴役朝鮮半島開始,進而入主華夏中原,建立新的亞洲統治帝國。

因此豐臣秀吉和他所領導下的日本事實上成為對華夏文明挑戰的新邊緣勢力,成為歷史上中國一直在不停地與之鬥爭的新夷,因此使日本擺脫了在過去近千年歷史中已經與華夏文明形成的長時期和諧外交,而開始新一輪的戰爭和衝突對抗。

儘管豐臣秀吉所主導的對朝鮮和對中國的戰爭失敗,而且豐臣秀吉本人死後其勢力立既轉到了德川家康家族手中,而在德川時代所建立起的幕府實行了260餘年的鎖國政策,因此日本在此期間未與朝鮮和中國發生新的軍事衝突。但豐臣秀吉所代表的日本封建主義對外擴張的方式和大陸政策,卻在日本的國家戰略思維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成為日本歷代統治者均奉行的大陸戰略擴張目標。

所以豐臣秀吉是日本近代擴張的始作俑者。但在他的時代和這之前和之後一樣,日本始終缺乏向大陸擴張的深厚潛力,因此日本也宿命地注定和在中國大陸的長期對抗中失敗,但在日本的國家戰略和國家資源的生存理念中,豐臣秀吉是明確和朝鮮與中國大陸擴張版圖的第一人,豐臣秀吉時代帶領日本對朝鮮半島和中國大陸擴張完全失敗後,歷經300多年日本明治維新後才又捲土重來。而這以後的中日之戰,就是近代歷史上的第四次百年戰爭了。


第四次中日戰爭

這段時期沙俄在中國東北與朝鮮半島勢力的擴張使日本擔心在遼東半島與朝鮮的霸權。在1875年,日本與朝鮮簽署了不平等的《江華條約》,使朝鮮給與日本貿易特權與互相承認自主獨立國家。此條約在朝鮮造成了保守黨與維新派的鬥爭。保守黨想維持「事大交小」傳統的外交方式,維新派想因此脫離與清朝的冊封關係,與西方國家結交來發展朝鮮。

但清朝仍然控制了李朝朝廷保守的官員與貴族。 在1884年,朝鮮維新派發動甲申政變。在朝鮮的邀請下,袁世凱帶領清軍開入漢城,並且殺了幾個日本人。中日天津會議專條避免了兩國的戰爭,日本與清朝同時從朝鮮撤兵,和約定兩國或一國要派兵前,應先相互行文知照。

大家所熟知的甲午戰爭始於1894年7月25日的豐島海戰,至8月1日清朝政府對日宣戰和日本明治天皇發布宣戰詔書,1895年4月17日以簽署《馬關條約》而告结束。整個戰爭持續近9個月,甲午戰爭對東亞戰略局勢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中國軍隊撤出朝鮮半島,中國割讓了台灣、澎湖及其附屬島嶼給日本,並對日本開放多個中國內陸的港口,另外日本也要求中國2億3000萬兩白銀當作的戰爭賠款,其中3000萬兩為清朝贖回遼東半島的費用。

日本獲得賠款後經濟迅速發展並更進一步擴張軍備備戰,開始成為東亞的新霸主,同時崛起後的日本改變了遠東地區由英國和俄國對立和爭霸的原有格局,導致數年後的英日聯盟和日俄戰爭。(日本和俄國為了爭中國東北的利益在中國境內宣戰,輸的一方退出中國)


中國自從甲午戰爭的失敗(北洋水師的全軍覆滅),標誌著清朝洋務運動的徹底失敗,大清帝國在國際上地位自此一落千丈,成為東西方列強蠶食鯨吞的對象。清朝政治腐敗讓改革派對自身的弱點有了更深的領悟,因此積極推行進一步的改革即戊戌變法,可惜也是曇花一現罷了。


第五次中日戰爭

相信大家一定都耳熟能詳了...就不在此贅述!欲知詳情請購買卓越文化製作的「中日戰爭」吧!


中日兩國這些戰爭都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區域衝突而已,每一次戰爭都是大規模和結構性的表徵,每一次戰爭都是在維護和創造東北亞的體系和秩序,所以中日戰爭是中日關係中的一種宿命和常態。時至今日,中日雙方仍未能找到一種能使兩國和平共存、共同繁榮的亞洲和平機制。所以研究以往的中日戰爭,就是研究今日和明日的中日關係,尤其是預期未來中日兩國勢必加劇區域性衝突的發展。


歷史未能將日本融入華夏東亞天朝體系的後果就是中日間的戰爭變成常態並存於東亞局勢之中,日本因為海洋隔離與中國各自據有不同生存空間,其之間的關係並不像華夏以農立國的民族和西北方歐亞草原地帶的遊牧民族間關係那樣密切。


因為他們與中原文化從一開始就是互相依存、高度競爭因而引發大規模的戰爭而融合一體。中國歷史上中華民族已經成功地對抗和融合過的遊牧民族的異族統治,而日本文明是純粹的農業和漁業文明,且由於海洋的地理隔離作用,很長一段時間內無法與亞洲大陸淮河流域內的華夏文明發生直接和大規模的衝突。


而日本文明受限於地理環境、既有天然資源匱乏,而經年位於自然界各種天然災害(地震、颱風)威脅下的客觀環境,以及外部中國大陸文明所達到輝煌成就,使日本民族始終有一種東亞大陸情結,既想走出日本諸島到更廣大 的東亞大陸去生存,這樣日本和亞洲大陸上的周邊國家關係,就始終存在著一種超出普通國與國間和平共存的內在張力。


所以在本質上,日本無法與東亞各國和平共處,除非一個東亞大國和平體系能成功地將日本和其它亞洲國家都納入其內,在歷史上這個體系曾經長期存在過,古中國已經數度成功構建了跨越整個東亞乃至周邊區域的天朝禮治體系,但日本始終未能被完全納入其內,使得中國的力量未能投射到日本。而日本同樣在其國家發展的不同階段,一再嘗試衝出日本群島到亞洲大陸建立更龐大的帝國秩序,以取代中國在亞洲固有的大國地位。這樣中日兩國在近2000年的歷史過程中,始終未能明確釐清與對方的位次和力量對比關係,因此中日關係實在是缺乏內在穩定的基礎,隨時會爆發區域性軍事衝突。


台灣走在歷史關鍵上

日本與亞洲大陸的地理關係,始終牽涉到朝鮮半島,這是因為朝鮮半島是亞洲大陸中最接近日本群島的大陸板塊,日本想與東亞大陸發展各種聯繫,在人類技術 尚未能完全控制海洋之前,都必須通過朝鮮半島。正因為如此,朝鮮半島上的民族一方面與日本民族有密切的血緣和社會方面的糾葛,在另一方面,朝鮮半島除了自身與中國的中原和北部區域有密切關係外,又同時構成中國和日本之間的天然地理通道。

所以在歷史上,沒有所謂單純的中日關係,而只有中日朝三邊互動關係,這種複雜關係,近代又因為美國介入東亞局勢而變得更加詭蹫多變,台灣島在中日歷史的恩怨中,扮演著繼朝鮮半島之後的新敏感神經,因此有軍事觀察者說:「台海已成為當今世上三大火藥庫之一」。

總而言之,在中日永久和平來臨之前,中國準確地定位和尋找日本國內外敵視中國的勢力和機制,堅定地對其實行打擊和壓制,必要時使用軍事力量來對抗對手的軍事壓力,都是為實現中日和平所必需的戰略。中日關係上能戰方能言和,是已經被歷史反覆驗證的真理。

台灣當局若不亟思擺脫外國勢力的操縱而介入中日間的衝突,在可預見的未來,台灣無論是在軍事、經濟或政治上勢必將捲入此歷史漩渦中而永無寧日,台灣將會步上和朝鮮半島同樣歷史的輪迴與宿命。


東方紅 在 星期四 四月 24, 2008 11:50 am 作了第 3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AIM Address
clement8867



註冊時間: 2008-01-27
文章: 37
來自: Taipei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三月 16, 2008 8:3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精采, 推一下!
那『中日戰爭』要不要也把這些歷史一起寫進去!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卓|越|文|化|-討論區 首頁»產品討論區-大決戰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